<address id="df3rl"><address id="df3rl"><nobr id="df3rl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df3rl">

<address id="df3rl"><address id="df3rl"><nobr id="df3rl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df3rl"><address id="df3rl"><th id="df3rl"></th></address>
<em id="df3rl"></em>

    <form id="df3rl"><th id="df3rl"><th id="df3rl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俄11人遭奥委会终身禁赛加拿大代表团成受益者

      2021-10-18 14:58:10

    重庆璧山区制作证件【嶶╉;②⑤⑥④⑥⑨⑧⑧】中专、高中、大学、本科、学位证、学历文凭及各类证件办结婚证、办出生证、资格证、房产证等!英国曼彻斯特一居民楼起火一人入院

      【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生存實錄①】外賣騎手為你我送餐,他們在哪兒吃飯?

      近年來,伴隨著平臺經濟蓬勃發展,越來越多的勞動者嘗試在平臺謀生。外賣騎手、快遞小哥、網約車司機等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數量大幅增加。他們為人們的生活和工作提供了極大的便利,讓你我動動指尖、足不出戶即可坐享諸多服務。

      這些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在大城市忙碌奔波的同時,我們不禁思考,背井離鄉的他們過得好嗎?為我們送餐,他們在哪里吃飯?幫我們把東西配送到家,他們的家在哪兒?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在城市打拼,生病了受傷了怎么辦?

      近日,《工人日報》記者在北京、深圳、成都、杭州、南京、武漢、長沙、鄭州等地,走訪數位新就業形態勞動者,探尋他們如何就餐、居住和就醫。從今天起,本版推出《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生存實錄》系列報道,敬請關注。期待在城市里努力奮斗的他們都能被溫柔以待。

      ——編者

      接單、取餐、送餐,外賣騎手是一個與“餐”打交道的職業。每到餐點,他們穿梭在大街小巷,奔忙于樓宇之間,爭分奪秒地為人們送去熱氣騰騰的餐食。

      然而,他們在哪兒吃飯?《工人日報》記者在北京、深圳、成都等地,實地探訪外賣騎手的生活,體味送餐路上的酸甜苦辣……

      北京騎手:

      便宜的飯館不好找,等單時路邊吃

      9月24日10點,北京陰雨連綿,北三環環球貿易中心旁的街道上,韓雷強結束了早餐時段的外賣派送,他把電動車停在路邊,準備吃早飯。趁雨勢漸小,他趕緊拿出一杯豆漿,仰起頭大口喝著,熱騰騰的蒸汽讓眼鏡上起了霧,由于喝得有點急,雨衣上也被濺上了豆漿。他顧不上太多,一邊喝著,一邊拿出兩個燒餅充饑。

      這頓早飯,花了9.5元。

      “北京太大了,便宜的飯館不好找,而且離接單、送餐的地方都遠。我經常是路過哪兒隨便買點兒打包,在路邊邊等單邊吃。”韓雷強當了6年的騎手,近來由于單價下降,他從早餐開始接單。和記者說話的間隙,新單派到,他把大半個燒餅塞進嘴里,飛馳而去。

      13點30分,和韓雷強同跑和平里片區的孟軍正準備收工吃飯,突然接到顧客的電話:送來的面條只有湯,沒有面。他馬上聯系商家,又送了一份過去。14點30分,派單少了,他得空琢磨自己的午飯。在一家連鎖快餐店,他點了一份酸菜魚,騎手優惠價11.5元,米飯可以續,管飽。

      記者在北京走訪發現,因“沒時間,怕耽誤接單”,不少外賣騎手沒時間吃早飯,至于午飯和晚飯,即使吃飯,也只能錯峰就餐。而在就餐地點上,騎手們食無定所,除了有優惠套餐的商家、價格低廉的小店,他們很多人是在路邊吃外賣。

      負責熱門商圈的外賣騎手們對此感受頗深。為多接單,一些騎手就連吃飯時也在盯著手機。“有時我就隨便買點,直接在餐箱上吃。”負責金融街片區的騎手龐慶隆雖做騎手不足1年,但已數次進入騎手跑單量排行榜前列,8月份他共配送2585單,跑單量位列所在片區的第3名。

      20點45分,晚高峰結束后,龐慶隆來到西單一家商場樓下。“這附近都很貴,這家商場還算是相對平價的了。”他摘下頭盔,點了一份牛肉面,這是一天中難得的放松時刻。距離他上一頓飯也就是早餐,已過去了近12小時。記者看到,此時已過訂餐高峰期,許多騎手在這里進進出出。

      深圳騎手:

      隨時等待接單、吃飯不敢跑遠

      9月24日13點30分,深圳市龍崗區一處寫字樓旁,白領們吃完午餐匆匆趕回辦公室,外賣騎手陳佐接到一份訂單,從龍華區民治街道送到龍崗區坂田街道,4公里,全程半小時。緊趕慢趕,總算在規定時間內送單后,陳佐已是饑腸轆轆,便在路邊快餐店里解決了午餐。

      “我每天從7點開始送餐,扛到13點30分吃午餐。”當天,陳佐點了兩葷兩素,13元,米飯任意吃。他端著菜盤坐下,頭盔都沒來得及取下,嘬了口湯,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。之所以選擇自選快餐,陳佐說,一來是實惠,二來可快速就餐。

      陳佐在龍華區送餐3年,每天送餐近40單。“有時不到12點,就已餓得不行,跟站長打聲招呼,趕緊找家快餐店吃飯。”陳佐說,這種情況要快吃,不敢耽誤太長時間,一有訂單得趕緊出發。

      龍華區大型商超壹方天地是外賣騎手扎堆等單的地方。平時,他們大多捧著手機,跨坐在電動車上,時不時聊兩句,更多時間是留意著手機里有沒有接單提醒。

      壹方天地餐飲門店眾多。騎手方立文每天有一半的單,是在這里取餐。平時吃飯,他不敢跑遠,一般選擇附近便宜的地方。因喜歡吃面食,方立文經常去一家牛肉面館,一碗面10元左右。有時,他會到商超里點份面食改善伙食,但價格卻翻了兩倍。

      相較于龍華區,南山區、福田區高樓林立,騎手用餐成本更高。9月22日午后,記者在此走訪,見到不少剛送完餐的外賣騎手在小餐館里吃飯。一位外賣騎手告訴記者,附近有幾家公益性的食堂,騎手就餐可享優惠價,可食堂運營時間一般是11點30分到13點30分,這段時間他們正忙著送餐,沒時間過去用餐,他希望食堂能延長就餐時間。

      成都騎手:

      15點才吃上午飯

      “15點我去晶融匯吃飯,咱們在那里見!”電話那頭,趙明陽簡單與記者約定了受訪時間和地點,便繼續投入到緊張的送餐中。對外賣騎手而言,時間就是金錢。常常是過了飯點兒,他們才有時間吃飯。

      在美食之都成都,外賣送餐行業活躍度高。趙明陽的業務片區為春熙路附近、以太古里為中心的5公里范圍內。這里是成都最繁華的商圈。成為外賣騎手的兩年時間里,他繞著這個“圈”完成了19480個訂單,累計里程29839公里。

      記者跟隨趙明陽來到了晶融匯購物中心,自動門緩緩拉開,工作人員熟絡地打著招呼,趙明陽點頭致意,并笑著對記者說:“都是老朋友了,每月我基本有25天在這里吃飯。”

      “在這里送餐、用餐,業務量和收入一定很可觀吧?”記者問道。

      “我業績最好的一天跑了80多單,工作了12個小時,收入約400元,不過這種情況極少。”趙明陽介紹,春熙路附近騎手多,雖然點餐量大,但優勢并不明顯,大家的月收入在6000元左右,只有少數騎手月入過萬元。

      說話間,趙明陽帶著記者來到了用餐點,這是一家連鎖自助快餐廳,寬敞明亮、環境整潔、菜品豐富。

      由于早已過了用餐時間,顧客稀少,這讓幾位聚在這里吃飯的外賣騎手格外顯眼。趙明陽選了3份炒菜,稱重后花了10元,米飯不限,飲料免費暢飲。

      原來,為保障全時段外賣配送,送餐平臺對騎手實行輪時值班制度,這意味著很多人無法按時吃飯。一些平臺合作商家便主動為騎手們提供用餐折扣和休息場所。趙明陽說,如今有類似優惠的餐飲店還有很多。

      “送餐很辛苦,但我們也常常收獲溫暖。”趙明陽介紹,如今平臺公司越來越重視騎手的職業健康,工會部門也為他們搭建了戶外休息的驛站。他和同事們愈發覺得騎手的職業行頭很耀眼。為在送餐時令人印象深刻,一些送餐員還在安全帽上粘上馬尾辮和可愛的觸角。

      “我很喜歡這份工作,奔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看人群熙熙攘攘、車來車往,每一天都充滿了活力!”為方便工作,趙明陽和兩個同事在春熙路附近合租了一套老舊房,他們不太奢望在繁華都市買房置業,但愿意為了這個目標努力拼、努力闖。

      (部分受訪者為化名)

      本報記者 王宇 劉友婷 李娜 本報通訊員 馬大為

    【編輯:田博群】

    新聞推薦

    頻道推薦
  1. 全国大学生村官微电影大赛颁奖仪式在京举行
  2. 2017港澳台法治大事:香港确保“一国两制”不变样
  3. 《英雄本色2018》1月公映预告片尽显热血柔情
  4. 见义勇为模范:看到醉酒男打砸警车协助交警擒凶
  5. 想闯世界却闯进毒窝流动少年涉毒关口何以失守?
  6. 北京今日晴“霾散去”最高气温4℃
  7. 24小時新聞排行榜

   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飞爱网